opebet体育官网,OPEbet体育赛事,opebet体育足彩

难忘医事

发布时间:2019-05-15

汶川大地震已过去多年,经历过这场灾难的人每个人都有抹不去的记忆,是悲伤?是幸运?是感悟?浮华散去,大浪淘沙,灯火阑珊处,两件事常让我蓦然回首,不能忘怀。

一件事是在余震发生时,我那贪玩的儿子过院门而不入,害得我们到处寻找,找到后我狠狠的收拾了他,让我痛心的是少年郎不知父母心,还没有家的概念。而另一件事就是让我有冲动拿起笔记录下来的这件事。这件事经常会在不经意间跳出我的脑海,激荡我的心怀,让我记起了这些人,记住了这些人的话。

2008年5月19日接到宝鸡市抗震指挥部的通知,下午6点以前必须从大楼内搬出所有的病员,据说是预测到大地震马上要降临。医院上下动员,很快安置好了病人,楼腾空了。可恰恰在晚上9点左右,却突然送来了一个年轻的车祸病人,诊断很快明确了,脾破裂,肠破裂,需要急诊手术。情况紧急,很快报到医教科,我当时是医教科主任,马上联系手术室姜建利主任、张铁文护士长,可是临时手术室尚未建成,手术必须进入楼内手术室去做。怎么办?怎么办?我只好召集并组织参加手术的人员进行简单讨论。手术医生彭建堂老院长、杨世维医生,麻醉师席玲医生、巡回护士张铁文护士长、手术护士王莉。大家很沉默,我看看大家的脸,看得出大家的担忧,听得到大家低声的议论。老院长彭建堂发话了:“病人这情况,现在又碰上地震,送是送不出去了,没办法啊!现在不是还没地震吗!做吧!如果地震把楼都能摇跨了,咱们到哪都躲不过。”大家还在沉默,不时看看空荡荡的楼房,我只好说:“手术得做,大家专心做手术,我也随大家一块进手术室,给大家站岗放哨,有情况咱们立马撤。”手术就这样决定了,我环视一下大家严肃的脸。向院里做了汇报,随后大家推着病人走进突然安安静静的大楼,走向手术室。就在这时,院长刘静波赶来了,一把把我拉到一边说:“光明,进去别那么傻,有情况什么都别顾,让大家赶快跑。”我看着她担忧的脸说:“知道了。”

进入手术室,张铁文护士长在手术室窗户边摆好了脚踏,窗户的外面是二楼检验科的平台,她还在平台上扔了些棉垫,看样子在做跳楼的准备。我心里觉得好笑却又笑不起来,觉得无用又不可阻止她。楼不塌,跳何用?楼塌了,跳何用?我看了看大家带着口罩的脸,眉宇间都很凝重,话语也变得很少,我在手术间、楼道和办公室分别倒立了一排排玻璃输液瓶,静静地观察着……

手术异常的顺利,最短时间完成。当我和张铁文最后推着简易麻醉机,锁好手术室,走出大楼时,特意看了看铁文的脸,这时的她,脸上满满的坦然和满足,我回头又看了一眼空空长长的楼道,然后给刘院长打了一个电话:手术结束,完美。随后的日子里,我们又在临时手术室做了几台手术,很奇特,在那样的环境下,病人恢复的都异常好。预测到的大地震也没有发生,大家脸上又多了些笑容。

昨天,我给学生上完课,碰到张铁文,我说:“院庆40年征文,我想将那次地震中的手术经历写出来。”倾刻间,张铁文的双眼已充满了泪花。


(文/王光明